当前位置:寿光市源升创科电子商务服务中心生活女性成长/我成为了我爱过的每一个人,唯独没有成为我自己
女性成长/我成为了我爱过的每一个人,唯独没有成为我自己
2022-09-22

 位三十多岁的女性狠心结束了自己的婚姻,丈夫不清楚妻子到底有什么不满,无法理解妻子所提出的离婚的要求。对簿公堂的时候,妻子说出了下面的一番话。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婚姻,我们只是像其他人一样,装的跟别的夫妻一眼,购买周末漫步于大型超市,购买很多家用品。

 恢复单身之后,她爱上了一个年龄比自己小的男性,并且和他一起去和前夫的共同朋友的家里吃饭,用餐结束之后,朋友告诉当她之前和前夫在一起的时候,她起来像她的前夫,而现在她你看起来像她新交的这个男朋友。

 这位中年妇女瞬间愣在原地,原来在别人的眼里,她是她爱过的任何一个人,而唯独不是她自己。三十多年来,当她第一次认识并且正视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几乎处于奔溃的边缘。她一直活在爱情中,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男人所代表的爱情成为她最重要的自我的一部分以及自我身份的定义。从十几岁开始,她始终处于一种要么和一位男性在一起,要么和一位男性分手的状态,而在这之间她连短短的两个星期的时间都从未留给过自己,所以她决定离开这一切,决定在一个人的旅途中,在和自身的互动和对话中重新找回自己。

 也许有人觉得这位女性已经处于人生的中年期,却才迟迟意识到这个问题实在太可悲,事实上,很多女性终其一生都未曾意识到这个问题,而在一个安稳的中年时期认识到这个问题并从中抽离也需要巨大的勇气和代价。

 就像这位女性感受到的一样,很多女性在自我成长的而过程中,总是游离在各种各样的关系中,并且在这些关系中自我定义,自我评判。未成年的女性往往成长于父母的保护之下,她们和父母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她们不同层次的性格。然而在脱离父母的羽翼之后,女性往往迅速被转移到另一个封地,以妻子的身份面对社会,定义自我。然而一个好女儿,一个好妻子或者其他社会关系的角色的评判标准始终是向外的,它可以囊括女性任何的外在表现,而唯独缺少她面向自己的内在的那部分。

 一个大学的朋友以宝贝女儿的身份在大学毕业之前一直生活在父母的供养和保护之下,在毕业之后迅速和一位男性结婚,从此以一种幸福人妻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然而我总是忍不住怀疑,她是否真正成为过自己。从原生家庭到自己的家庭,女性的核心身份几乎是女性的全部自我定义,她可能像自己的父母,像自己的丈夫,甚至像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却不知道她像任何一个身边亲密的人,却从不像自己。

 那位离婚的中年女性在在陌生的国度撕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标签,想吃东西也绝不会因为体重克制自己,对他人的谩骂以牙还牙,礼貌回绝的可能的艳遇。当她终于开始尝试整理自己混乱的内心中那所有的恐惧和内疚的时候,她释然的说出了再见,一步步开始重建自我。

 在最后的路途中,她遇到了同样离异的男人并且彼此相爱,然而在这段关系中,她懂得了爱情和自我之间的平衡。